柿子情结(散文)

关注↑↑↑我们获得更多精彩!
柿子情结(散文)
孙连杰
2019.09.20
前几天,朋友送了些柿子给我。柿子红的鲜艳,红的可爱,个头大小不一,外形也不完全相同。原来这是朋友栽在自家院中的柿树结出的硕果,朋友说栽种的时候,嫁接了三种不同种类的嫁接源,所以,现在一棵树上可以结上三种不同的柿子,柿子交错地挂在枝头,甚是壮观。看着朋友送来的柿子,我的思绪早已飞回老家去了。
记得父亲说过,我村村东很久以前有一大片柿林,足有百亩之多,每年霜降前后,柿叶由绿变红,柿子也开始由青变黄,变红,远远望去,既像一片燃烧的火海,又像天边的朝霞,永不褪色,甚是迷人。可惜这片柿林,在文革期间全部被砍掉了,那个时候似乎还没有来到人间,错过了欣赏这一美景的时机。我记忆中,我村的柿树都是稀疏地,散落地栽种在村周边的其他树种的为数不多的几棵柿树。
记得老家的柿子有三个品种:水柿个头较小,宜漤着吃,脆甜爽口;大盖柿不易漤着吃,宜放软后再吃,汁多香甜;还有一种红满天,个头大,漤着,放软都好吃。柿子,是我儿时舌尖上的最大美味。生于上世纪七十年代初的人,大多都遭受过饥馑,能填饱肚子就算是很幸运的了,更甭说能吃上水果了。在我的记忆中,儿时能吃到的水果就是柿子了,别的水果基本上没见过。在那食不果腹的年代,柿子很难待到完全成熟,当柿子皮色稍微泛黄的时候,人们就开始卸摘,一摘晚了,就会有被人偷的可能性。
刚摘下柿子(尤其水柿)生硬,若是急于想吃,就必须漤柿子,也就是把刚摘的硬柿放进缸里,缸里盛上水,缸边生一炉子火,把水加热,盖上缸盖,温上一天一夜,涩味就会被除掉,吃起来脆甜爽口,且耐嚼充饥。漤柿子也是一项技术活,水温过高,柿子就会煮死,水温过低,涩味就不能完全去除,影响口感,而卖不出好价钱。母亲可算的上是漤柿子高手,仅凭手感就能控制好水温和时间,漤出的柿子恰到好处,时机掌握也好,正好不误父亲拿到城里去卖。如果将柿子放软变红,那么糖分就会充分转化,吃起来一边用手捏送,一边用嘴吸溜,柿子汁就会被送人口中,蜜甜满口,醇香四溢,那也能让人大饱口福。当然,父亲卖柿子的时候会把漤柿子和软红柿子都带上的以满足,不同顾客的口味。
柿子的美味,还在于母亲把软柿子掺上面粉,或者蒸成柿窝头,或者烙成柿饼子等,那在儿时的记忆中也是美味了,也足以让我们饱饱口福了。
现在,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许多水果已经步入了我们的生活,柿子的地位也逐渐被取代,我对柿子的青睐似乎并没有减弱,尤其怀念母亲做的漤柿子,柿窝头和柿饼子。然而,对于柿子的赞美,也更加强烈了。不久前,看到一位网友拍的一组《柿子》的照片,激起了我写诗的激情,于是,为这位网友的画题了一首小诗:柿子
虬枝盘旋红灯挂,风刀霜剑浑不怕。敢与山黛同携手,深秋美景满山崖。
受到了诸多网友的一致点赞。
作者简介:
孙连杰,男,中学高级教师,磁县人,喜欢文学,磁县《景嵩》文学杂志编辑。曾参加文学作品大赛,并多次获奖,作品散见于《陶山》《邯郸晚报》《燕赵都市报》《中国灯谜》等各级各类文学报刊杂志。
往期回顾
孙连杰 | 夏夜情怀(散文)
孙连杰 | 夏夜情怀(散文)
孙连杰 | 生命顽强的长寿花
孙连杰 | 绿满阳台看三七
孙连杰 | “花心”丈夫(散文)
孙连杰 | 母亲的微笑(外一首)
孙连杰 | 艾草,艾香
孙连杰 | 改变(外一首)
孙连杰 | 香椿树
孙连杰 | 元宵雪
94“情感”征文 孙连杰 |父亲的算盘
邺 城 文 学 征 稿
《邺城文学》面向大众长期征稿,体裁不限,欢迎各类正能量的文学作品。要求原创首发。优秀作品也可推荐。也欢迎大家自带配图、音频。字数要求:散文不少于800字最多不超过3000字;优秀小说可以连载。现代诗歌至少两首。没有酬稿,赞赏一周以内超过10元,包括10以内全部是作者的,不足10元或者一周以后的赞赏不再返还。有诵读的赞赏按比例给诵读者。
平台隶属河北省临漳县文联
长按二维码关注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微信qh9289
图片?网络 / 审核?春天树 / 责编?依依

赞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