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卫华 | 九月菊(五)(短篇小说)

关注↑↑↑我们获得更多精彩!
九月菊(五)(短篇小说)
向卫华
2020.12.17


时光如流水一般匆匆远去。转眼间,花儿二十三岁了。花儿二十三岁的时候,从湖南省师范大学毕业了。
女大十八变,越变越好看。经过四年大学生活的洗礼,花儿这个昔日乡下的黄毛丫头出落成了水灵灵的大姑娘,身上既有现代知识女性的气质,又不缺乡村姑娘的纯真,浑身上下充满了青春活力,好像山野里的一朵九月菊,很是招人喜爱。
由于花儿品学兼优,在人才见面市场上,花儿成了抢手货:学校要留她在校任教;省委组织部要把她作为选调生;老师和同学们要她考研究生;省城几家报社要招她当记者;几家国有大公司要聘她当秘书;京城的一家外资企业竟要送她去外国留学,作为企业高层管理人员培养……家乡的教育局也来人了,要招一批老师。
“人生的道路虽然漫长,但紧要处常常只有几步,特别是当年轻的时候。”处在人生十字路口的花儿面临着人生和择业的选择,她在内心里苦苦地挣扎着,煎熬着。
每当黄昏的时候,花儿漫步在校园的林荫道下,踩着漏下来的阳光的碎影,不停地思考着。是留省城?去国外留学?还是回家乡当老师?如果当老师,那就要在家乡呆一辈子啊!自己小时候想过要当老师,考上大学前也在秋菊老师面前发过誓要当老师,可那时自己不懂事啊!大学四年生活,改变了她对人生的许多看法,这是一个人成熟的表现。
就在花儿犹豫不决的时候,花儿接到了秋菊老师病危的消息,消息是秋菊老师的丈夫用手机发来的。
秋菊老师的丈夫带着女儿已经来到了县城,准备给妻子办转院手续,转到省城去治疗。在院长办公室里,女院长不忍心,可又不得不告诉他:晚了,一切都晚了,转院已经没有那么必要了。当天晚上九点过九分,秋菊老师就在丈夫的怀里永远睡着了,就像平常工作累了的时候,躺在丈夫的宽大的怀里一样,显得那样安祥,那样平静……
花儿把要办的事情都办完之后,便连夜乘坐火车从省城往县城赶。
火车在铁轨上“哐当——哐当——”的飞驰。车厢里人很多,也很杂,充满着各种异味。“让开点——让开点!”不时有人挤过来找座位,在眼前晃来晃去,也不具体问谁,见有空座位就大声问道:“这里有人坐吗?”间或,有列车服务员推着装满矿泉水、饮料、小食品和香烟的小推车过来:“香烟——矿泉水——葵花籽!”“香烟——矿泉水——葵花籽!”嗓门很大,何怕别人听不到。花儿靠在座位上,懒得理这些,眼睛一直望着窗外的夜色和一闪而过的灯火,心事重重,默默无语。
这时旁边一对母女的对话深深地吸引了她。她扭头望过去,只见母亲约三十岁,女儿约三岁,女儿依偎在母亲的怀里,仰着小脸。
女儿问:“妈妈,人死了,躯体会去哪里?”母亲说:“躯体入土,灵魂上天。”“妈妈,你死了先上天,等我死了也上天,就可以找到你了。”“好吧。”“妈妈,你是一朵灰色的云;我呢,就是一朵白色的云。我们手拉手在天上玩,看飞鸟。”“可是,妈妈上天后,你要过很久很久才上天,怎能找到我呢?”“我会一朵云一朵云地敲门问:‘你是我妈妈吗?’你要是听到了,肯定不忍心不理我啊。”“妈妈,要不我是白云,你是蓝天吧。蓝天很大很大,我一上去就在你的怀里了。”
花儿听到这里,禁不住泪如泉涌。一日为师,终生父母,何况这么多年来,秋菊老师一直把她当作亲生女儿看待。此时,花儿的心里啊,只希望车子开得快点、快点、再快点,好早点见到她日夜思念的,比母亲还要亲的秋菊老师。
可是,当花儿一路风尘仆仆地赶到县城的时候,秋菊老师早已驾鹤西去了。按照秋菊老师的生前遗愿,棺材盖子得等花儿来了再合拢。
初一、初二和高一、高二的学生刚刚考试成,还没有放假,师生们就沉浸在悲痛之中。在一片泪水之中,老师们扎灵堂,学生们做白花,已经离校的初三、高三学生也从各处赶来了。
灵堂设在学校的大礼堂里。礼堂里,庄严肃穆,悲哀笼罩着,花圈、黑纱、低沉的哀乐,气氛悲恸得令人透不过气来。
灵柩静静地卧在花丛中,鲜花四周是墨绿的松柏枝,还有师生们刚刚从山野采摘来的各种各样,鲜艳夺目的野花。在所有的花中,有一束九月菊格外引人注目,她们虽然才有米粒那么小的花骨朵,却是那么美丽。松柏枝的清香缭绕在大院里,野花的芳香扑鼻。
远远的,就听到了哀乐的声音……还没有走到灵堂,花儿就哭倒在地上,人搀扶她的两个女同学怎么拉也拉不起来。
在两个女同学的搀扶下,花儿一路哭着走近灵柩。棺材盖子斜盖着,露出秋菊老师的脸。花儿看了秋菊老师最后一眼,她静静躺在那里,仍然那么美丽,那么善良。棺材盖合上后,花儿全身扑在灵柩上,放声长哭:“老师没有死,她只是累了,想睡一会儿啊……”好久好久也拉不开。
这真是一个人生的悲剧啊!然而在这悲剧中,却熔融着多少浓烈的情怀和感慨啊!
秋菊老师生前给她留下了一封遗书。当秋菊老师的丈夫将遗书交给她时,她手捧遗书,热泪盈眶,感慨万千,追悔莫及啊,又一次哭倒了。
那几天,一直下着细雨。雨丝绵绵,像断肠人的泪,穿透人的心扉。
遵照秋菊老师的生前遗嘱,丧事从简,不收礼,遗体就地安葬。然而生命诚可贵,师德价更高,秋菊老师的英年早逝在县里震动很大,人们无不为失去一位好老师而感到悲痛和惋惜,突如其来的噩耗把所有的人都击倒了,人们一拨接着一拨缓缓地向这里走来了,细雨打在他们的身上,淋湿了他们头发,也打湿了他们的眼睛……
花儿那个村的人也来了。大家说,秋菊老师在村里教了六年书,从哪个方面来说也算是半个村里人,不能让她一个人就这么孤孤单单地上路。于是,大家在村支书的带领下,背着十几包大米、赶着一头大肥猪来了。田婆婆也跟来了,出发的时候大家怕她出什么意外,劝她不要来,田婆婆老泪纵横地说,我也看看那闺女,多好的人啊!我都没死,她却先死了,天老爷啊,你怎么这么不公啊?闺女啊,我替你去死吧!这是白发斑斑的老人对秀发飘飘的女儿的最深厚的感情!大家又怎么忍心不让来呢?乡下人勤快,闲不住,于是大家就在厨房里帮忙。
前来吊唁的人都是一种表情:沉默;震惊;追思……
酒席就摆在学校的大操场上,几百桌,酒菜全是来吊唁的人送的。
秋菊老师出殡那天,全城的人都出动了,机关干部,学校师生,学生家长,商店服务员,摆摊子的小商小贩,平时很少出门的老人也走上了街头……就连在州里开会的县委书记也请了假,提前赶了回来,走在送葬队伍的最前面。送葬的人群从县一中的大门口一直排到五里坡的公墓,哭声震天。人们多么想再看看这个来自省城却因支教而扎根山区,把自己的一腔沸腾的热血洒在三尺讲台,把自己的一颗火热的心献给贫困山区孩子的老师。
“秋菊老师,一路好走!”
人们跟在灵车的后面,缓缓地移动着,为他们的好老师送行。人们把戴在胸前的白纸花解下来,向空中撒去,白纸花在空中飞舞,铺天盖地,顿时,从一中大门口到青云山公墓成了白花的世界,泪水的长河。
一个星期过后,花儿在民族大市场里卖了一大捆香纸和香柱,独自又来到秋菊老师的墓地。
公墓距县城不远,就在县城东面的青云山的半坡上,四周是青青的茶园,一条蜿蜒的水泥路从老公安局开始,一直延伸,通向公墓。然而,这么短的路程,花儿却走了很长、很长一段时间,一边走,一边追思,追思的泪水洒了一路。
土黄黄的阳光像一只只金色的蝴蝶从四处飞来,仿佛在这里召开一个盛大的聚会。夏天的山野里,色彩斑斓,山花烂漫,花香弥漫。
悲伤的时候需要鲜花,思念的时候更需要鲜花。花儿在山野里到处寻找着,她把山野里的各种花儿都采摘了一束,织成一个大大的花环,来到秋菊老师的坟前,恭恭敬敬地把花环放在坟前,点燃香纸和香柱。按当地风俗习惯,香纸分为三堆烧,香柱每三根为组,绕坟头插了九组,其余的全部放在香纸上烧了。然后绕着堆满花圈的坟墓走了一圈又一圈,泪水滴了一路又一路,送上自己一份迟到的吊唁和哀思。如今阴阳两隔,花儿再也看不到秋菊老师的容颜,再也听不到秋菊老师的教诲,花儿的心里啊,好后悔!
做完这一切之后,花儿双脚跪在秋菊老师的坟前,双手捧着秋菊老师留给她的遗书,轻声读着:
“花儿,我亲爱的孩子……在我去天堂之前,我最放不下心的人就是你,你这个从小没爹没娘的孩子……这么多年来,我对你的关爱实在是太少了,现在想起来真是追悔莫及啊!人死是不能复生的,但是我想,假如真的有来生,我仍然做你的老师,仍然关爱你,因为在这个世界上,你是我亲爱的孩子,我怎么能忍心扔下你不管呢?……其实,这些年来,关爱你的不只是我一个人,所有的人都在关爱你,完全可以这样说,是党把你养大的,你参加工作以后,一定要报答党的恩情。切记,切记!……”
两行泪水从花儿的眼眶里如山泉般涌了出来,她也不擦,任凭泪水尽情地流淌,流淌。
绵绵的泪水啊,你为谁而流?你为谁而淌?
夏天的雨,常常不期而至。这时,跟在一阵湿润的山风后面,跟在一缕轻巧的烟雾后面,雨轻静静地来了,银色的雨丝,连树叶儿、花瓣儿也打不动;雨来时,阳光并不让位,依旧笑吟吟地在山野里嬉戏,一根根彩色的雨丝在阳光里穿来梭往……哦,这是一场太阳雨。这时,天空出现了一道彩虹,架在青云山和狮子口之间。
朦胧中,远远地从天边传来一声声呼唤。花儿抬起头,仰望天空,在飘飘洒洒、纷纷扬扬的太阳雨里,她看到了秋菊老师的笑脸,听到了秋菊老师的声音。那是怎样的声音啊?那是如春风一样温柔的声音,如夏雨一样温和的声音,如秋泉一样温情的声音,如冬阳一样温暖的声音——
“花儿,我亲爱的孩子,我在天堂里祝你幸福!”(未)

喜欢本篇,欢迎点赞分享
作者简介:
向卫华,男,1967年11月出生。现在湖南省古丈县委组织部任职,古丈县作家协会副主席兼秘书长,2004年开始文学创作,创作近300万字的文学作品,主编《古丈县地名志》《古丈县革命老区发展史》等书,总纂第二轮《古丈县志》,出版《古丈史话》等书。
向卫华 | 隐逸在时光里的岩排溪(散文)
向卫华 | 我家的菜园(散文)
向卫华 | 老虎塔的夏天(散文)
向卫华 | 月光下的栖凤湖(散文)
向卫华 | 烟雨葫芦溪散文)
向卫华 | 又听见了花开的声音(散文)
向卫华 | 洁白的油茶花(上)(短篇小说)
向卫华 | 洁白的油茶花(下)(短篇小说)
向卫华 | 九月菊(一)(短篇小说)
向卫华 | 九月菊(二)(短篇小说)
向卫华| 九月菊(三)(短篇小说)
向卫华 | 九月菊(四)(短篇小说)
邺 城 文 学 征 稿
《邺城文学》面向大众长期征稿,体裁不限,欢迎各类正能量的文学作品。要求原创首发。优秀作品也可推荐。也欢迎大家自带配图、音频。字数要求:散文不少于800字最多不超过3000字;优秀小说可以连载。现代诗歌至少两首。
平台隶属河北省临漳县文联
长按二维码关注
投稿邮箱ycwx866@163.com 微信qh9289
图片?网络 / 审核?春天树 / 责编?一楠

赞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