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李斌】故乡的小动物

故乡的小动物原创/李斌
故乡物产丰饶,是各种野生动物的栖息地。野鸡在树林里嗷嗷鸣叫;鹌鹑在麦田里打窝繁衍;野兔在屋后的树林里奔跑,啄木鸟在树上有力而有节奏地击打树干……我喜爱这些令人耳目一新的小动物,她们伴我成长,带给我欢愉,荡起我童年平淡生活的层层涟漪。
我自小就生活在这座没有围栏的动物的乐园里。每天窗外梨树上无知的麻雀和法盲的喜鹊,不管不顾《未成年人保护法》,总要叽叽喳喳把我唤醒,逼我起床。我心情愉快的时候,听树上的她们在唱歌跳舞;烦躁时她们胡言乱语的鸟语,使人格外烦躁。便顺手抓起东西投向她们,她们嗖地四散奔逃,一连几天都知趣地不来烦我。好在她们不记恨我,过几天又在窗外鸣啼。
暴风雨来临之际,我们去大场上观看蚂蚁抗洪自救。他们有条不紊,出出进进,口衔土粒,封堵巢穴,防御雨水。那时候村里村外都是土路,平常也能遇见一队蚂蚁,整齐有序地行进,有的肩负蚁卵,有的拖着其它昆虫的尸体,团结一心,凝心聚力,推的推,拉的拉,没有贪心,没有私欲,大家一起把食物拉回家,让兄弟姐妹们一起分享美食。
打小就听母亲讲《白蛇传》,拉近了我和蛇的距离。后来在和蛇的相遇中,总觉得蛇是个邪乎冷渗的动物。惊蛰以后,蛇在农村随处可见,尤其在夏天闷热老天爷要下雨之前,冷血动物的蛇也热得乱串。你越怕蛇越会冷不防地遇见蛇。那年秋天,父亲和大姐在自留地套牛种小麦,我一个人提着草笼,给猪打草,打算跨越一个地埝,去捋豆叶。我已经抬起右腿,就在那往下落脚的一瞬间,发现了一条,不见头尾,只见蛇的粗壮的身子呼呼生风前行,足有大人胳膊腕粗的一条蛇,顿时吓得我浑身发抖,笼也扔掉了,疯了一样逃离了那个地方,最后还是父亲帮我捡回了草笼。
小时候村子的周围,麦田成片,爱吃青苗的兔子,逃脱了天敌狼和狐狸的胁迫,肆意繁衍。父母在地里劳作的时候,偶尔会抓到只生病或者腿脚还不灵便的小兔子,便会逮回来送给我们。我们在自己玩腻了后,抓着绝望无助的,瑟瑟发抖的兔子耳朵,去给其它小朋友显摆。有时也会天真地捋柔嫩的树叶喂兔子吃,可完全被吓坏的小兔子,根本不吃不喝,不长时间,就在我们给它铺就的兔窝里死掉了。或许它在野外,它的父母会呵护它健康平安成长,可在我们手里,它就是玩偶,被吓破了胆的野兔,生命的本质—自由已经被剥夺,没有尊严的活着,不如早点有尊严地离开这个世界。
那年冬天我还不到七岁,我随同父母在梁头挖荒地。父母一边烧荒,一边挖地。天气寒冷,我和妹妹蹲在浓烟弥漫,但有着火的温暖,正在“劈劈啪啪”燃烧的荒草旁烤火,突然一只一瘸一拐,步履蹒跚,浑身颤抖,散发出焦糊味的可怜的小兔子,走出了烟火世界。好奇的我不费多大力气,就捉住了这个自投罗网的兔子。在我的手中,这个反抗无力,屁股上的毛发已经被火烧焦了几处,两只无助的眼框里装满了泪水。年幼无知的我和妹妹,只知道好玩,没有感悟到兔子的哀求,在欢笑嬉戏声中,葬送了上帝赐予世间的精灵,兔子父母的挚爱!现在想起了都有一点残忍,一点罪过!
清滢滢的禹平河水,是动物的王国,也是我们沿河两岸孩子们的欢乐世界。宽阔丰庾的河水里,悠闲地生活着螃蟹,五色鱼,白板鱼,鲶鱼,麻子怪,鳖还有珍贵的娃娃鱼。河面上一动不动的老鹳(苍鹭),专注地盯着水里,半天不见动静,忽地啄起一条鱼儿,很快就吞咽到肚里去了。各种不知名的水鸟在空中盘旋,等待着机会,伺机俯冲下来,打算着鱼儿的美餐。戴着草帽的渔夫们在激流中撒网打鱼,白花花的鱼儿闪着银光,在渔网里活蹦乱跳。
雨季来临,秦岭南麓遇云便是雨,禹平河浊流奔腾,河水泛滥,阻隔交通,直下得人神共愤,天怒人怨。河岸边的泥水潭边,蟹爪印迹如机械印制一般,密密麻麻。然后你浑水摸蟹,一把抓到四五只螃蟹是很轻松的。四十年前各公社都设有供销社门市部,收购各种药材其中包括晒干的螃蟹。靠山吃山 靠水吃水,禹平河丰富的蟹源,就是我们的学费,笔墨纸砚,家里的油盐酱醋。每天我们拎着时兴的蛇皮袋子下河抓螃蟹,三五里就会抓满一大袋子,回来把铛锅烧满开水,将满袋子的螃蟹全部倒进锅里,嘴里呲呲吐着泡泡,不知是祈求上天保佑,还是诅咒我这些刽子手。这些绝望的螃蟹,在热气蒸腾的沸水中安静下来,等到蟹壳颜色变得金黄,方才用笊篱捞出来,然后一个一个被揭开蟹盖,再均匀地摊凉到芦席上,整个村子弥漫着浓浓的的蟹香味。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以来秦岭金矿的开采,灭绝了螃蟹的踪迹,使螃蟹淡出了人们的生活。
夏天的傍晚黑的迟,火红的太阳落下山头,红铜色的余晖依然炽热光明。槐树皂角树秋树笼罩的村子,早早黯淡下来,聒噪的夏蝉的鸣叫稀疏起来。场坊南边的请示台上,一群小伙伴憋着气胀红了脸,个个卖力地挤油油,加油加油的呼喊声一浪高过一浪,台下看热闹的碎娃高兴地手舞足蹈。皂角树下的狗白虎竖起耳朵,吐着舌头,轻轻地摇着尾巴,注视着另一群大呼小叫的小伙伴,他们一只脚穿着鞋子,另一只光着脚丫子,正乐此不疲地将自己的鞋子抛向空中乱飞的蝙蝠,妄想套中只蝙蝠,蝙蝠在鞋雨中滑翔自如,但无一只中了我们的诡计。反倒是场上的灰尘,把自己变成了一只灰头土鼠。
童年的时光是短暂的也是永恒的。后来我因学业的缘故,远离了故乡,疏远了丰富我童年记忆的故乡的小动物们,它们却一直陪伴我的父母走过了我不在家的日子,替代了我的角色,填补了父母的寂寥。

2020年5月27日于石中
作者简介:
李斌,男,1968年人。石坡中学高级教师,洛南县诗联协会会员。洛南爱故乡文学小组核心成员。爱好写作,笔耕不辍。有作品在微刊发表
文 艺 顾 问:李江存 王养龄
顾 问:
刘剑锋 杨克江何献国 胡云山 郭昊英
萧 军 郭博元 吕三运 赵金虎 贺焕成
主 编:乐俊峰副 主 编: 闫秀民编 辑:乐俊峰法 律 顾 问:王 婷刊 头 题 字: 马英武编 委 成 员:乐俊峰 闫秀民 陈大维 张军锋 杰 布
李卫群 郑金民 徐 娟李 斌麻 新 平
贺自力 闫勇军 若 兰 查 珂 樊 会 民
王菊玲蒹 葭 林 溪赵 鸣 张 正 阳
杨学艺 蔺爱舍 张建华门见山张宁芳
宋瑞林吴淑娟冯新勇吴荣莉 杨峰峰
王宏卫 冰心荷韵
本 期 编 辑: 乐俊峰(lxct668)
QQ投稿邮箱:2267665759@qq.com
微信投稿:lxct668(兰馨草堂)
禹平文学,原创作品的摇篮。汇聚原创美文,面向全国征稿。包括:散文,小说,诗歌,古体诗,故事,影视(剧本),书画,摄影,歌词等。
禹平文学,文朋诗友的家园。捕捉你青春岁月中的每一次心灵的震撼,记录你人生旅途每一步成长的足迹,分享你七彩生命里每一句诚挚的心声。
禹平文学,规范运作的微刊。平台常年聘请法律顾问, 维护原创作者合法权益, 同时郑重提醒广大作者谨记,文责自负,严禁抄袭,切勿一稿多投。对于不自重的作者和任何侵犯原创权益的人,我们的态度是,零容忍!
更多精彩,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查看。

赞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