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塔文鉴 | 功至周召,自食其果——《史记·李斯列传》中李斯人物形象分析

功至周召 自食其果
《史记·李斯列传》中李斯人物形象分析

李斯是秦朝的丞相,辅佐秦始皇建立秦朝,官至二世,为秦朝做出突出贡献,但最后却落得腰斩下场,后人多为其叹惋。但司马迁在《史记》中并不这样认为。《史记》记录了李斯一生事迹,刻画了一个丰满的人物形象。从聪明机智的有志之士到残忍暴虐的酷吏再到自食其果的可怜人。李斯最终下场也是他自己自作自受的结果。中小学语文考试中,课外文言文的考查比重越来越大。人物形象分析也是其中很重要的一个考点。因此,在教学中补充这些课外知识是非常有必要的。
《史记》是西汉文学家司马迁编写的纪传体史书,是中国第一部纪传体通史。记载了从传说中黄帝到汉武帝太初四年的历史,是中国第一部比较完整的史书,被列为二十四史第一史。但《史记》并不只是一部史书,司马迁以其深厚的文学修养把《史记》锻造成一部文学名著。鲁迅先生称它为“史家之绝唱,无韵之《离骚》”。《史记》中公认文学价值最高的是写人艺术。它在本纪、世家和列传中描写了很多人物,但它并没有像正宗的史书一样只简单记录人物事迹,而是运用了很多文学手法努力塑造丰满的人物形象,而且其中包含着司马迁对历史人物的价值评判,很多都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后世对他们的评价。李斯是秦朝丞相,从秦朝建立一直到二世,为秦朝做出了很大贡献。但后世对他的评价并不是很高,这与司马迁在《史记》中对李斯这一人物形象的塑造不无关系。

仓鼠之学以立志
李斯起初只是楚国上蔡郡的一名小吏,但他并没有安于现状,一心想要出人头地。他对于“仓中鼠”和“厕中鼠”的论述一直为人们津津乐道。厕中鼠只能食腌臜之物,而且要时刻准备着躲避人和狗等威胁性动物,而仓中鼠却能随便吃粮食,而且没有“人犬之忧”。因此李斯得出结论:“人之贤不肖譬如鼠矣,在所自处耳!”[1]人能不能出人头地全因自己所处的环境。因此李斯向荀子学习帝王之术,想要改变自己的地位。李斯确实聪明,他学成之后向荀子辞行时准确分析了天下局势,认为现在正处乱世,正是布衣出身的纵横家们游说求官之时,士人们理应入世寻求功名利禄,不应该以淡泊的名义安于贫困。李斯认清局势,认为楚国并不值得辅佐,而其他各国也没有统一天下的实力。只有秦国有一统之势,所以决定入秦。这一决定也促成了后来李斯实现自己的政治野心。李斯入秦之后很快得以附身于文信侯吕不韦,也因此能说于秦王。李斯用自己强大的游说能力,说服秦王现在正是秦灭六国统一天下的绝妙时机,并靠自己的聪明才智给秦王献了很多计策。李斯的一系列计策真的使秦国增加了实力,二十年后秦国终于统一天下,李斯也因此被封为丞相。此后,李斯继续展示出其强大的政治能力,劝秦始皇废分封实行郡县制,车同轨,书同文,并以统一人民思想为理由而焚《诗》、《书》与诸子百家之书。秦朝通过这一系列举措大大增加了实力。至此,李斯也终于在朝中取得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地位,极得始皇重视,彻底改变自己的地位,实现了自己的政治野心。

助纣为虐以享乐
李斯师从荀子,思想也基本属于法家。因此为了达到富国强兵的目的,也不惜采用各种暴虐的手段。刚到秦国时,李斯建议秦王用钱财收买其他各国有名的谋士,对于不能收买的人要果断杀掉,因为不能为我所用之人也不能成为自己的敌人。秦朝建立以后,为了巩固政治,李斯又提出了一系列政治举措,严明律令,触犯法律之人必须要受到严酷的惩罚。后来,秦二世胡亥执政之后,政治能力平庸,并受赵高蛊惑,一心只想贪图享受。李斯虽然知道任由胡亥和赵高为所欲为,秦朝会政治混乱,不能久长。但他为了保全自己的利禄和地位,与他们同流合污,放弃君王应该励精图治才能使国家强大的主张。他上书建议胡亥如果帝王想要无所作为只享受荣华富贵而百姓不敢作乱,就需要加强严酷的历法监管人民,使人民不敢作乱。“法修术明而天下乱者,未之闻也。”“故督责之术设,则所欲无不得矣。”[2]因此,胡亥便更加变本加厉,收重税、征劳兵,使“刑者相半于道,而死人日成积于市。杀人众者为忠臣。”[3]而且在赵高的蛊惑和李斯默认的态度下,秦朝开始实行“连坐制”,只要一人违法,其身边所有人和整个宗族都要被斩杀。至此,秦朝人人自危,而李斯和赵高身处万万人之上,控制胡亥的思想,把控朝政大权,为所欲为。因残酷的法令死去的人堆满了市集。李斯其实最初并不愿意残暴治国,但因为自己儿子管理地方不力,担心自己因此被胡亥和赵高惩治,再加上权利和利禄的诱惑,终于也与他们同流合污,因一己之私成为一个残暴的酷吏。

自食其果终覆灭
越来越残暴的政策终于引起各地百姓的不满,四处传来起义的呼声。李斯此时还怀有身为丞相的自觉,多次上书想要劝胡亥收敛自己的行为,安抚百姓,但都被胡亥拒绝了。而赵高忌惮李斯弹劾自己,于是先下手为强,凭借胡亥对自己的重用,劝其不要在朝中露面,以防大臣用问题为难他。胡亥听从赵高的建议,深居宫中宴饮寻欢,不问政事,大臣的奏折都要先经由赵高之手。李斯因此失去了上谏之路。而且赵高骗他每次都赶上胡亥宴饮欢乐的时候上谏,这种行为终于惹恼了胡亥。此时,赵高又向胡亥揭发李斯的儿子治乱不力,恐与叛军有勾结。李斯得知后也急忙上书述赵高的过错,但是胡亥此时已经只信赵高,认为是赵高辅佐无能的自己安居上位。于是,李斯被判入狱,胡亥派赵高审问他。李斯经受不住赵高的严刑苦打,终于认罪。但此时李斯仍对胡亥抱有幻想,因此在狱中上书陈述自己对秦的种种功绩。不过胡亥已经不相信他了,而且认为狱中之人怎能再上书,根本没有看李斯的上书。李斯终于被判死刑,腰斩于咸阳街头,株连三族。
满怀政治理想入秦,辛苦经营几十年,李斯也没有得到好下场。其实这也是他的咎由自取。从被赵高以利诱惑废扶苏立胡亥开始,李斯就开始走向自己的坟墓。原本聪明机智满怀抱负的政治家因为怕失去自己的功名利禄而不顾百姓生死和国家的安危,纵容赵高和胡亥的行为,甚至推波助澜,等到起义叠起的时候才想到劝谏,可是已经晚了。因此李斯的结局也算是自食其果。为大秦帝国崛起出谋划策几十年,李斯也终于死在自己参与的政治斗争中。可怜!可恨!
就如司马迁在文章末尾所做的评价一样,李斯入秦,辅佐秦始皇成帝业,位列三公最终却落得腰斩的下场,并不无辜。“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他“知六经之归,不务明政以补主上之缺,持爵禄之重,阿顺苟合,严威酷刑。听高邪说,废嫡立庶。诸侯已畔斯乃欲谏争,不亦末乎!”[4]如果按照李斯的功劳,他本可以位列周公、召公。但他没有保持节操,用严刑,阿谀奉承胡亥,终于不得好死。后世对李斯的评价几乎都从《史记》所说。
一代贤相终于作茧自缚,惨死在政治斗争中。

参考文献
[1]司马迁.史记[M].北京:中华书局,2013:3068.
下文[2][3][4]分别引自该书3070页、3070页、3080页
— END —
作者 | 李孟杰
编辑 | 杨雨晴 赵鹏爽
审核 | 黄子寒 郭茜杨闪闪

赞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